NEWS最新消息

2018/05/22 出國打工度假幻想破滅 淪為絕望工廠的現代奴工

打工度假是時下年輕人流行的旅遊方式,根據調查,高達七成二的學生,有意願到海外打工或實習,用最少的錢學習外語、體驗異國文化。但美麗的名詞底下,隱藏黑暗的一面。

數年前,台灣頂大學生到澳洲打工度假,卻淪為黑工和苦勞的新聞,轟動台灣社會。這只是冰山一角,最近台灣出版兩本新書「絕望工廠日本:外國留學生與實習生的『現代奴工』實錄」與「她們的韓國夢:打工度假的美好與幻滅」,分別探討在哈日和韓流風潮下,外籍實習生到日韓打工度假的種種現實。

「絕望工廠日本」由日本自由記者出井康博撰寫。他花了十年調查日本的外籍勞工,發現這些勞工多以「實習生」或「留學生」的身分前來日本。

然而根據日本法律規定,外國人在日本所能「實習」的職業種類多屬體力勞動。包括服務業、耕田、養豬、捕魚、建築工、食品加工、看護工等,皆為本國人意願不高的「髒、累、險」工作。撐起日本「24小時不打烊」服務神話的便利商店,便大量雇用外國留學生與實習生。

出井康博分析,少子高齡化造成日本勞動人口不斷減少,需要體力又薪資低廉的工作尤其缺乏人手,日本法律卻不允許外籍人士以體力勞動者的名義前往日本。因此,外籍勞工多以實習生或留學生身分取得日本簽證,從事的卻是單純的體力勞動。

繼日本之後,南韓被年輕人視為「打工度假」的夢幻地點。2016年,韓國駐台辦事處開放「打工度假」簽證600個名額,4天內申請一空。2017年,辦事處得發放號碼牌,才能紓解排隊申請人潮。

旅居南韓的台灣七年級生FION,將她對台灣這股「打工度假」熱潮的觀察,寫成新書「她們的韓國夢:打工度假的美好與幻滅」。她提醒對「打工度假」有美好憧憬的年輕學子,在南韓打工度假,支出往往大過收入。

對外籍勞工打工職種,南韓限制不如日本,卻在工時上做出嚴格限制。FION指出,南韓政府規定打工度假的工作時數,一年最高工時上限為1300個小時,以法定基本時薪735韓圓(台幣200元)來算,一年頂多賺個台幣26萬元。但在南韓生活,一年花費動輒超過30萬台幣。年輕人若要靠打工的工資在南韓「度假」,很容易淪為違法的「黑工」。

文章轉自:聯合新聞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