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溯當時,對於未來其實沒有多明確的藍圖,還在摸索找尋方向的時候,終於找出方向想到國外讀研究所,但是為時已晚,已經大四了,而且沒有任何的國外學校資訊的來源,和不了解那些繁雜的出國程序,即使有了夢想也寸步難行,就在這時,班上要出國的同學推薦我留學家,之後我也和我爸媽討論之後,他們也說他們的朋友也不約而同的推薦留學家,所以我就找了留學家作為我的代辦公司。

 

為了適應美國讀書環境,因此我先申請了語言學校,來磨練我的英文之外,還有建立我的人脈和信心。在我留學家的顧問Lena 協助下,我順利申請到位在Whittier的 Kaplan。在就讀語言學校的期間,我也同時進行準備申請研究所,在Lena的協助下,我可以專注準備托福考試,不用煩惱那些學校要求的文書資料,因此我順利得到東北大學研究所的接收信,而且申請到的科系是我從以前就想要念的科系,企管相關的leadership。

 

剛到Whittier的Kaplan時,其實真的無法適應,因為那裏很少台灣人,而語言學校的學生都喜歡和同國家的人相處,又加上我是暑假的期間的時候過去,所以使我在那的交友情形難上加難,好不容易認識到朋友,但他們過沒多久就要回他們自己的國家,當時真的覺得很難過,但是久而久之我也慢慢習慣如何學習自己一個人,自信也漸漸建立了起來,不知不覺中,也結交了各國的朋友,有些甚至現在還會連絡,雖然一路上很辛苦,但我真的在心智上成長了不少。

 

在Whittier的Kaplan 念了半年語言學校後,我決定想修商業相關的課程來做為之後研究所的基礎,所以我請我的顧問 Lena 幫我找尋相關的資料,後來就申請到了 UCR 的 EIB ( English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) 課程。

 

一到UCR,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先前在Kaplan的六個月沒有白費,可以馬上打入人群,在課堂中也可以馬上和老師們互動交流。除此之外,國際商業英文的課程包含了如何團隊合作完成一個專案,如何寫履歷,如何工作面試……等等。我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英文程度的進步,不僅只有英文進步,也而外了學會如何拍片修剪影片,我的信心也隨之在無形中增進了不少。

 

在UCR我也交到了很要好的各國朋友,和在Kaplan的朋友不一樣,可以暢聊心事,在我離開的時候,他們還幫我辦了一個盛大的party,全場的朋友們都哭成一團,雖然離開時很難過,但是天下真的沒有不散的宴席,我們相約好下一次的見面,例如有些朋友之後會到波士頓找我。

 

在UCR的特殊經驗就是,我參加了學校舉辦的歌唱比賽,我因為太緊張怎麼也唱不出來,只好在台上丟我事先準備的小SURPRISE (紙摺的小星星),整體上台下氣氛頓時嗨了起來(其實是因為我朋友和同學的友情吶喊聲),我的表演結束後,評審說:『同學,不知你往台下丟爆米花的用意是如何?』這個表演,雖然不盡理想,但是卻讓我在學校變小紅人也讓我的UCR生活畫下完美的句點。

 

在美國加州念了將近一年的書,收穫真的不少,多虧了留學家的幫忙,相信我接下來的研究所課程也能順利進行。

 

2013/08/15 H.Y.T.

Kaplan-USA/Whittier College

加州大學河濱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, Riverside

東北大學 Northeastern University

返回上一頁